我所知道的周柏雅議員~台北市最後的市政專家

周柏雅議員最轟動的,大概是94年揭發行天宮香油錢被侵佔乙事,周柏雅議員因此遭到行天宮信徒的推擠、被封為”火爆浪子”、”民進黨團的孤鳥”、甚至得罪了當時聲勢如日中天的陳水扁與陳哲男;十餘年後,當周柏雅擊垮民政局的質詢方式成為許多議員仿傚的對象、當行天宮醜聞被法院認定真有其事時,陳水扁與陳哲男已成了黨內避之惟恐不及的人物,當年陳水扁的打手如沈富雄每天晚上上電視,高談闊論自己有多清新優質,民進黨內最夠格說兩句的周柏雅議員,卻從未落井下石。

許多欣賞周柏雅議員的人都會拿行天宮案,來說明他的擇善固執,然而讓我印象更深的,卻是其他幾件事。在社會風氣遠比今天來的保守的92年,周柏雅議員敢於出面關心同志酒吧遭到警方不當臨檢;在94年大安森林公園佛像爭議中,由於對政教分離原則的堅持,周議員和向來與民進黨關係良好的釋昭慧法師等人有過論戰(當年不少民進黨支持者其實抱著看好戲的心態,想突破黨國時代新生南路的宗教獨裁);更複雜的是在99年,周柏雅議員為了心中的程序正義,投票反對台北市政府的公娼覆議案,遭到民進黨團黨紀處份-在當時的社會氣氛下,民進黨支持者大多高度敵視公娼,許多大稻埕人(包括我)也認為日日春協會對歸綏街紅燈戶的說法偏離事實又刺耳,然而在這麼複雜的狀況下,周柏雅卻像是台北市議會中堅持法律程序的最後一人(不要忘了,立即廢娼是李慶安等八名國民黨議員即興問政的產物)。

eslite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